免费发布信息
分类导航
  • 中国特色城
  • 1
  • 2
  • 3
首页置顶信息
  • 网站新闻
  • 网站公告

    日本原来是这样(50) 向德意志的倾斜

    日本原来是这样(50) 向德意志的倾斜 向德意志的倾斜 在日本的近代史上,曾有一段“向德意志倾斜”的时期。有位专攻日本近代史的美国人以否定的表情问我, “为什么会这样呢?” 要考虑“为什么”需要很多页文字,就不在这里提了。 这里只谈谈经过。 众所周知,日本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后,接受了异质的欧洲文明。但不是由于殖民地化而带来的文明,而是靠自己的意志接受的。当然接受欧洲文明的革命也是自发的。没有哪个国家牵线,所有选择都是日本自己作的决定。 在这里想做个假设的工作。首先是, “如果江户时代一直持续下来也挺好的啊”。 在这种场合,可能就会成为哪个国家的殖民地了。 每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特有的气氛。当时,不想当殖民地这个共同的气氛充满了全国。可以说,这种感情的爆发引起了明治维新,反过来也接受了以后的欧化潮流。 “既然这样,不是应该以我们熟悉的荷兰为榜样吗?” 也会有这样的说法吧。 在江户时期,对于日本来说荷兰就是欧洲文明自身。医学、物理、化学都是通过荷兰语了解到,而且培里来航以后,幕府在长崎设置的海军教育机关也是荷兰式教育。 对荷兰王国的政体也非常清楚。比如,当时在土佐的高知城下的小小的荷兰私塾也使用了关于荷兰政体的书作为教材,对于年轻时代的坂本龙马的开明思想给予了不小的影响。另外幕府也向荷兰派遣人文科学的留学生。留学生中的一人西周(译注:1829-1897年,江户后期幕臣、明治初期官僚,启蒙思想家、教育家。翻译了《万国公法》。)在莱登大学学习了法学和哲学,创造了大量明治初年接受欧洲文明时的日本语(对译语)(译注:哲学、艺术、理性、科学、技术等词都是西周创造出来的)。 但到了明治维新后第二年的明治二年(1869年),日本政府早早地就丢掉了荷兰医学。 疯狂地向政府各部门游说做出上述决定的是相良知安(佐贺藩)和岩佐纯(越前福井藩)这两个荷兰学学者。 他们作为政府官员负责创办现在的东京大学医学部,知道了荷兰医学书的大部分都是德意志医学书的翻译书之后,就主张, “应该转向德意志医学”。 就是这样,崇尚德意志的两个人也不懂德语、而且连一个德意志人也不知道。 幕府末年的日德关系非常稀薄,只知道在万延元年(1860年)普鲁士王国的一个小舰队驶进江户湾、签署了条约、代理公使从普鲁士王国来到过日本这些情况。 即使是这样,明治政府也还是采纳了二人的建议,马上从普鲁士王国请来了两位医学教授。他们到东京赴任是在明治四年八月,这是日本单相思地选择了学习德意志的值得纪念的年头。 “应该向英国圈学习建国方策”, 这样的主张也非常多。 原本依仗培里舰队的示威逼迫日本开国的是美利坚合众国。 但美国后来发生了南北战争(1861-1865年),在幕府末年对于日本的外交就变得淡薄了。 英国虽然比美国晚了一步,但是非常突出、非常积极地展开了对日外交。 英国与萨摩藩曾经进行了局部战争(1863年)。但后来双方变得异样的亲密。虽说双方都抱有自己明确的战略思想,但英国的思虑更深。 当时的潮流是法国差不多可以说是独占了与幕府的关系,英国对此非常不满。 法国过于支持幕府了。 这是由于法国的拿破仑三世的魔术般的外交政策造成的。他们对幕府将军说,你应该得到相当于拿破仑三世在法国那样的地位,要实现此目的,就要废除大名制度、实行郡县制度等等,他们对幕府的要人这样说。这些话泄露出来,使大部分的大名对幕府的感情冷落了。 英国暗地里支持萨摩藩,结果赌赢了。 但明治政府非常冷静。 比如,作为英国公使来说,关于医学,他认为理所当然是雇佣英国人了,但日本像没那么回事儿似地选择了德意志。 关于英语圈,旧制中学校的外语选定了英语,海军采取了英式军制,也就是这些了。 “幕府陆军不是法式军制吗?为什么明治政府选择了德意志式了呢?” 对于这个质问,答案很单纯。日本进行了明治维新后的第四年(1871年),普鲁士军打败了法国军队,这个影响非常大。 身在欧洲的日本武官亲眼看到了鼎的轻重。 他们看到了德意志参谋部的作战能力的卓越性、以及部队运动的准确性,进行了德法之间的比较。而且,普鲁士在这次胜利的基础上,取消了联邦制,建立了德意志帝国。不用说,这对于仅仅几年前实现了明治维新的日本人来说,产生了极强的感情影响。 关于宪法也一样。 从明治十年代开始,制作宪法的呼声渐渐高了起来,经过各种各样的讨论,最后对于德意志宪法的后进性的亲近感占了上风。 对于法国宪法,大家对它有种“过于激进”的印象,而对于英国宪法,只有大隈重信提出过参考一下的意见而已。 对于德意志,与其说是赞同,不如说是有种安堵的感觉。欧洲也有那种乡巴佬似的----市民精神还未成熟的----国家,对于这一点大家感到吃惊,同时与自身对照,产生了共鸣。 到了明治二十二年发布宪法的时候,陆军已经完全成为德意志式的军制了。 德意志的作战思想,通过后来日俄战争的陆地战证明有效以后,对于德意志的倾斜就更厉害了。 法学、哲学或者音乐也一样。 不久进入了昭和时期,陆军的高级军官们的思考方式,与明治军人相比,有着极浓的德意志色彩。 明治军人的思考方式里有充足的经验主义在里面,而且具有客观判断自己国家的能力、以及与其它相比较的方法。也就是说,他们是优秀的江户时代人。 与此相反,昭和的高级军官们就好像都变成了德意志人一样以自我(自国)为中心,自我陶醉于理论的旋回,而不想去看周围环境。陆军的正规将校的第一次培养机关是陆军幼年学校,这里在明治以后、昭和的某一时期为止,不教授英语,而以德意志语为中心(另外还有法语以及俄罗斯语)。 陆军以统帅权为依据开始垄断日本国,是在昭和十年前后,在外政方面首先做的,就是不顾外务省以及海军的反对,与希特勒德意志联手。 “为什么?” 冒头的美国历史学者当然会感到不可思议。连我这个本国人回顾当时也不由得想大喊,“为什么?” 以上完全不是说德意志文化的罪过。 也不是说明治维新后拙速的文化引进的罪过。 应该说的是,只是浓缩注射一种文化,当然会感染上药物中毒。让这些患者掌握了权力会变成什么样子,日本近代史就像做动物实验一样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 (写完这篇稿以后,过了一段时间,出现了《昭和军事秘话》下(同台俱乐部演讲集)一书。发行处是东京都中央区银座1-8-19宝光大厦的“同台经济恳谈会”。因为培养陆军正规将校的学校所在地按照惯例都有个台字(陆军士官学校的市谷台、相武台等),应该是这些学校出身、战后进入了经济界的人们的恳谈会,所以取了这样的名字。 上述的书是被邀请的旧军人的演讲的速记整理记录,每篇都有很高的资料性,而且很多场合以坚牢的批判精神叙述往事,不以先入之见看待事物。本书起到了证明以上事实的作用。 其中有一篇陆军士官37期的中原茂敏(元大佐)的谈话。题目为“没有国力的战争指导”。从战争资财方面回顾了那个时代。他通过实际的经历规定说,昭和的那个时代是“完全无视国力”只管进行战争的时代。关于他自身的情况,他说,“昭和十二年支那事变(译注: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我在大阪弹药工厂担任厂长”,作为军人的履历有些变化,经历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校,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部。毕业后,担任过陆军兵工厂厂长以及大本营兵站总监部参谋等。 在谈话的最后,有人问到关于当时日本陆军向德意志的异常的倾斜,中原先生作了以下的回答。“当时从陆军大学出来没有去德意志留学的人就不能成为主要部员、主要科员。所以才组成了日德意同盟,在重要时期,总长、次官(副部长)、大臣(部长),都是德意志留学回来的人”。而且,调查了昭和二十年日本战败为止的十二年间在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任职的人的留学国家发现,德意志最多。 最后,虽然装作很懂德意志的人很多,但真正非常了解德意志的人很少。从这方面来看,日本近代化时代的偏重德意志、陆军向德意志的倾斜,只能说是一种国家病。)本文作者(摘星填海)

  • 日本原来是这样(49) 战国精神[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8) 杉木和丝柏[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7) 越和倭[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6) 市场[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5) G(上帝)和F(绝对虚构[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4) 萨维尔城的儿子[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3) 师承之国[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2) 一道风景[09-24]
  • 日本原来是这样(41) 公司的“公共”意识[09-24]
商品网购
Powered by zgtese 5.7s GBK Processed in 0.093714 second(s) , 22 queries
© 【中国特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