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分类导航
  • 中国特色城
  • 1
  • 2
  • 3
首页置顶信息
  • 网站新闻
  • 网站公告

    你在的世界

    你在的世界 昨天是外婆的阴历生日。我很少忘记外婆的生日,因为我的阴历生日过几天就是外婆的,想忘记都难。 外婆要是活到现在的话,整整110岁了。 很奇怪,即使16年过去了,在我心里外婆好像始终没有离去。当我想起外婆,不需要闭起眼睛,就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她,好像在我头脑深处有另一个世界,仿佛是在往日的回忆之中,却又不同,我可以轻易制造出与往日不同的情景,而外婆的身影可以自如地出入其中。 我知道外婆从没有在那样的情景里生活过,但是与我头脑看见的那个情景却那么和谐。有时候我怀疑我们的头脑里有另一双眼睛,或者可以称为意识的眼睛,它可以看到不属于物质的世界里的一切。 在我们深层的意识的世界里鲜活地存在着,便是不死吧。 其实我很少去想念外婆了。大概我现在觉得想念故去的人是一种打扰。想念很少不带着悲伤的色彩,即使开始是以平静甚至喜悦的心情看着故去的人在我们意识的世界里灵巧地存在着,最终在意识抛弃我们把温馨的图景瞬间卷起的一刻,悲伤还是会如潮水涌来——我再也不能扑进外婆温暖得像家一样的真切的怀抱了。 而我不想让外婆再受到悲伤的打扰。我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里获得宁静。在她活着的时候命运始终以悲痛搅动着她的内心,如今,她应当彻彻底底地把人世悲欢放在身后了。 与对外婆的思念不知不觉被推到遗忘的角落里相比,偶尔我还会身不由己想起父亲。我想我之所以能够安心地任自己很少想起外婆,是因为外婆活着的时候我已经尽了我能够爱她的心力。对于外婆,我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遗憾和后悔之处。那时候我完完全全地爱着她,到最后也几乎得到了外婆完全的爱。可以说,我们祖孙的爱已圆满。 对父亲,我的内心深处则有很多很多的遗憾,在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们父女之间的爱与被爱都没有得到完成。所以当我想念父亲时,向头脑里寻找父亲存在的画面,那画面便难以像想起外婆时宁静而喜悦。 这便是亏欠吧。我亏欠着父亲一份作为女儿的亲昵的情感。 父亲身后仍遗留着诸多问题,使他仍与这人世纠缠在一起。而对这些问题的解决超出了我的能力,所以我时时会想起父亲,大概只是因为面对着那些问题时孤单无助。我多么希望父亲在,陪着我面对它们,分担它们。这想法却终究是一个幻梦。 有时候我想或许我也该试着不再忧愁地想起父亲,不再用他身后纷扰的事再去打扰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安宁。而我尽我的所能将父亲身后的事做好,便是这一世对父亲的偿还吧。 不论我忘却或者记得,我知道爱我的,从你在的世界注视着我,知道凡事我已尽力。 如此我便安宁。

  • 雪夜,狡兔归来[11-19]
  • 迷失的归途[11-19]
  • 一枚硬币的温柔之声[11-19]
  • 今年第一场雪 [11-18]
  • 如火如秋[11-18]
  • 蓦然回首[11-18]
  • 职场新体验[11-18]
商品网购
Powered by zgtese 5.7s GBK Processed in 0.110729 second(s) , 23 queries
© 【中国特色城】